?

青海省作家協會主辦
首頁 新聞 機構 公告 動態 評論 作品 新書
征稿信息 少數民族文學 會員辭典 文學活動 作品扶持 玉昆侖青海青 文壇快訊 關于作協
交流信息 文學期刊聯盟 文學獎項 文檔下載 榮 譽 榜 作家讀書班 文學專題 名家風采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 >> 第四篇、項目成果( 四、培植青海當代文學獎項新品牌)
推薦閱讀

第四篇、項目成果( 四、培植青海當代文學獎項新品牌)
2015-11-26 來源:青海作家網 作者:青海作家網

第四篇、項目成果

四、培植青海當代文學獎項新品牌

 

(一)概述

獎掖優秀作家和優秀作品,鼓舞和激勵廣大作家,這是文學獎項設置的重要意義。為了使青海作協舉辦的多個文學獎項,能有制度性保障和長期的資金支持,青海作協在省委宣傳部和省文聯的熱情關心下,從2011年起將已經設立的“青海青年文學獎”列入文學項目,并著眼于青海文學發展的新態勢和新成就,新設“青海文學獎”、“野牦牛”藏語文學獎和文學期刊聯盟獎,體現了青海文學獎項的分層次分領域逐步覆蓋,以強化文學獎項的廣泛而深遠的影響力。

五年間,青海文學系列獎項,表彰了60多名作家和10多家期刊,推出了一大批優秀作家和優秀作品。一批獲獎作家開始受到全國文學界關注。

(二)青海文學獎

青海文學獎是我省文學創作專業性的最高獎項,是經省委宣傳部批準立項的省級文學獎。2011年開始實施,青海文學獎每三年評選一次。現已評選兩屆。為了加強對評選工作的領導,制定評獎細則,成立青海省文學獎領導小組,組長由省委宣傳部副部長或省文聯主席擔任,副組長由省作協主席擔任。為了確保評獎工作的嚴肅性和公正性,聘請了資深作家、評論家及有關專家組成青海文學獎評審委員會,并邀請青海省文聯機關紀委負責同志監督指導評獎工作。

具體評獎過程分為四個階段:評委會成員初讀參評作品并提出初步建議;召開評委小組會議進行討論后進行深度閱讀;提出入選名單并舉行專題會議集中意見;采取無記名投票的方式,最終產生青海文學獎評獎結果;同時向省文聯黨組進行了報告,并在青海作家網上進行公示后,適時舉行頒獎儀式。

青海文學獎獲獎名單:

第一屆(2011年11月):

多杰才旦長篇小說《菩提夢》獲得特別貢獻獎

江洋才讓長篇小說《康巴方式》

楊廷成詩集《鄉土風語》

馬海軼文學評論《怒放為蓮花:青藏高原石頭的歌唱》

曹有云詩集《時間之花》

才旦中篇小說集《菩提》

居·格桑藏文詩集《雪鄉風》

第二屆(2014年10月):

王文瀘散文隨筆集《在季風中逆行》獲得特別貢獻獎

萬瑪才旦小說集《嘛呢石,靜靜地敲》

李萬華散文集《金色河谷》

卡毛加長篇小說(藏語)《曲拉》

卓瑪文學評論《低河:精神原鄉的價值與建構——馬海軼詩歌淺論》

衣郎詩集《藍調的刀鋒》

(三)青海青年文學獎

青海青年文學獎是為了激勵本省青年文學才俊,為青海文學的繁榮發展發現、培養青年作家隊伍,推出優秀青年作家和作品而設立的獎項。

青海青年文學獎每兩年頒發一次,面向四十歲以下的青年作家。每次根據參報數量等情況還附設“文學之星”等獎項。每次評獎均設青海青年文學獎評獎委員會。評獎辦法與青海文學獎基本一致,評獎結果在青海作家網上刊登,亦以省作家協會名義頒發獲獎證書和獎金。

五年間共組織青海青年文學獎評選三屆。

獲獎名單為:

第五屆(2011年11月)

曹誰長篇小說《昆侖秘史1:時間地軸》(文學之星獎)

張振詩歌《它那么小》

吉敬德散文《有心,就有抵達》

邢永貴短篇小說《羊官司》

顏珂短篇小說《兒子》

雪歸短篇小說《我把蔣之菡丟了》

才讓扎西詩集《笛聲悠悠》(藏文)

第六屆(2013年11月)

多杰才旦小說集《空中迷宮》(藏文)(甘肅民族出版社,2013年5月)(文學之星)

王永昌散文集《驛路平安》(作家出版社,2013年5月)

馬玉珍散文集《悠悠墨香》(中國文聯出版社,2013年6月)

張強長篇小說《那一世,我遇見了你:六世達賴倉央嘉措的今生今世》(北方文藝出版社,2011年4月)

劉大偉詩集《雪落林川》(青海民族出版社,2013年11月)

阿甲散文《乞討者三題》(《青海湖》,2011年11月)

索南才讓短篇小說《存在的豐饒》(2011年第五期,1985年1月)

第七屆(2015年9月)

雪歸短篇小說集《無腳鳥》(青海人民出版社,2015.3)(文學之星);

李卓瑪長篇小說《吐谷渾王國》(青海人民出版社,2015.3)

李元業詩集《貴德詩語》(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12)

陳勁松《陳勁松散文詩十五章》(《詩潮》,2014.11)

拉青加詩集《遲開的花》(藏文)(青海民族出版社,2013.12)

劉志強散文集《以心靈的方式記錄》(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9)

(四)野牦牛藏語文學獎

2012年省作協設立的“野牦牛”藏語文學獎是專項的藏語文學獎,在青海文學史上是一個創舉,在全國藏區引起了極大的關注和強烈反響,一時好評如潮。大家一致認為,這項舉措將極大地激發廣大藏族母語作家的創作熱情,成為指導和引領藏族文學創作的重要坐標。

促進青海省藏語文學的繁榮和發展,搭建民族團結橋梁,鼓勵藏語文學通過漢語翻譯在更大更廣范圍內的傳播,不斷壯大青海省民族文學創作陣容,豐富和繁榮青海的文學創作,是設立“野牦牛”藏語文學獎的初衷。應該說,我省藏語文學創作隊伍逐漸完善,逐漸成熟,一批優秀作家和上乘作品脫穎而出,據統計,十年間,我省母語作家榮獲中國少數民族“駿馬獎”、青海省文學藝術獎等國家和省部級獎六十多項,形成了老中青三代作家共同創作,在思想和內容上向縱深開掘及在形式和手法上呈現不同風格的良好局面,這是“野牦牛”藏語文學獎應運而生的良機。

“野牦牛”藏語文學獎由青海省作家協會和青海民族文學翻譯協會負責組織評選。從2012年開始,每兩年評選一次。獎項設置為原創作品獎一名、提名獎三名;“野牦牛”藏語文學翻譯獎一名。由著名作家、評論家、編輯、翻譯家共同建立起一個評委庫,作品征集后,隨機擇定每屆評委組成人員。評獎堅持“公正、公平、公開”原則。評獎程序與青海文學獎和青海文青年學獎基本一致。

“野牦牛”藏語文學獎設立后,已完成兩屆評獎任務,具體獲獎情況如下。

第一屆:

“野牦牛”藏語文學原創作品獎:德本加中篇小說集《無雪的冬日》。

“野牦牛”文學獎翻譯獎:久美多杰《藏族女詩人十五家》

2、“野牦牛” 藏語文學原創作品提名獎:仁旦嘉措、次仁頓珠、尖·梅達。

第二屆:

原創作品獎:寬太加長篇小說《哲隆溝》(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12)

翻譯獎:程強藏譯漢作品《哇熱散文集》(作家出版社,2014.8)

原創作品提名獎:李先詩集《月兒河》(青海民族出版社,2013.12)

完么措詩集《月亮之夢》(青海民族出版社,2012.12)

才讓扎西(赤·桑華)長篇小說《殘月》(青海民族出版社,2014.12)

(五)青海省文學期刊(副刊)聯盟優秀文學期刊和優秀文學編輯獎

青海省文學期刊(副刊)聯盟優秀文學期刊和優秀文學編輯獎由省作協和青海省文學期刊(副刊)聯盟共同主辦,從2010年開始,每屆年會評出文學期刊1至2家、文學編輯2至3名,以表彰和獎勵其為促進青海文學期刊健康發展做出的貢獻。至今已評選三屆。

歷屆獲獎名單:

第一屆(2011年):優秀文學期刊獎:《意林文匯》、《章恰爾》

優秀文學編輯獎:原上草(《金銀灘》副主編)、蔡進萍(《彩虹》主編)、普華太(《崗尖梅朵》主編)

第二屆(2012年):優秀文學期刊獎:《金門源》、《柳灣》

優秀文學編輯獎:陳有倉(《日月》副主編)、道違多吉(《案多魂》副主編)、曹有云(《金世界》副主編)

第三屆(2013年):優秀文學期刊獎:《青海日報》文學副刊《江河源》、《康巴文學》

優秀文學編輯獎:阿朝陽(《雪蓮》副主編)、李成虎(《荒原春》主編)、賽爾格林(《花的柴達木》編輯)

第四屆(2014年):優秀文學期刊:《海南文學》(海南州文聯主辦)《金銀灘》(海北州文聯主辦)

優秀編輯獎:

馬丁(原《青海湖》副主編,現任《瀚海潮》執行副主編(特邀))

鐵生玉(《河湟》副主編)

胡躍崗(《貴德》執行副主編)

第五屆(2015年):優秀文學期刊獎:《瀚海潮》(海西州文聯主辦)、《彩虹》(互助縣文聯主辦)

優秀文學編輯獎:孔占偉(《海南文學》主編)、李永新(《湟水河》主編)、聶文虎(《祁連山》執行主編)

除以上獎項外,還不定期設立了大湖文學新人獎、青海湖文學獎等獎項,不斷推出一批新人新作。

(六)獲獎者感言

以下摘錄各文學獎項獲獎者代表的發言,一葉以知秋,從中可感受到文學獎項對作家的激勵作用,亦可感受到文學獎項在作家心目中的位置和價值。

第二屆青海文學獎特別貢獻獎獲得者、老作家王文瀘在獲獎感言中闡述了作家和時代的關系,指出了作家的使命和價值在于民族和時代保持共鳴,發出積極的力量。(配王文瀘照片)他感慨地說:

“一個年屆七旬的文字匠人,舞文弄墨大半輩子,不能說勞而無功,但是,追求是否執著,眼光是否高遠,路子是否對頭,理念是否正確,是我反觀身后的腳印時經常懷疑自己的緣由。相對于比我年輕得多的作家們這些年取得的累累成果,我的那點東西,被漫長的時間一稀釋,未免顯得單薄。所以,對于獲此殊榮,我寧愿把它理解為評委會對我寫作態度的肯定和鼓勵。

我的寫作態度一向嚴肅認真,這是我在任何時候不能出于謙虛而自我抹殺的一點。尊重讀者寶貴的目光,注意社會效果,是我一貫恪守的原則。我一向厭惡輕薄為文玩世不恭的寫作態度。無論這樣的作家和作品有多么大的社會影響,我都難以認同。每個作家,才能有大小、天賦有高低,但只要他心里裝的不僅僅是他自己,只要他對時代的寒涼與溫暖有著最起碼的共鳴,對國家和民族的命運沒有徹底忘記,他就是社會發展中一分積極的力量。

藏族青年女作家卡毛加獲得第二屆青海文學獎后,表達了這樣的心聲:我的長篇小說《曲拉》2014年獲得青海文學獎,這個獎對我意義重大,這就肯定了我能夠繼續在文學道路上走下去。
非常感謝作協,感謝梅卓主席,感謝評委能給我這個獎,我非常榮幸。能夠獲得評委們的認同是對我最大的肯定和鼓勵,也是我人生中最美的樂章。這將會成為我今后繼續創作的動力。得知《曲拉》獲得青海文學獎的消息時,我正在成都開會,秋季的成都景色格外迷人,輕風中飄著花香。記得,三年前的這個時候,我開始寫長篇小說《曲拉》,小說中的故事也開始于這樣一個美麗的秋季。所以我喜歡秋季。

我一直把文學創作當成一個重新走進故土、重新思考人生,重新認識自我的過程。因為一個人的創造不僅僅源于他個人的才華和閱歷,更是源于對文學的理解和深入,又源于他對創造理解的認識和思考的高度,這都需要歲月的過濾與生命的積淀。最為重要的是內心的升華。人生旅途中,獲獎并不是最終目標,獲獎也說明不了多少問題。但是,它的的的確確是一種鼓勵,一種動力。我會繼續努力的。

獲得第六屆青海青年文學獎文學之星的藏族作家多杰才旦這樣評價獲獎對自己的意義:(配多杰才旦照片)“歷史交給我們一張潔白的紙,我們就把它看做是一個嶄新的機遇。今天這個榮譽,對我個人有著非常重要的意義,同時更是一份沉甸甸的責任。對于我們這些聽著青海湖的濤聲成長起來的人來說,江河草原、神山圣湖、農耕游牧等獨特的自然環境、人文景觀和深厚的文化底蘊,是文學藝術享用不盡的富礦,不僅給予我們創作的勇氣和探索的精神,更讓我們的文學前景廣闊而明朗。這份榮譽,讓我對自己充滿信心。借此機會,我要感謝評委會和一直關心支持我的領導、編輯以及廣大的讀者朋友們,我不會辜負大家的期望,我將珍惜榮譽,加倍努力,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第五屆青海青年文學獎獲得者、青年作家顏珂:青海是一個處境尷尬的省份,地域特征不明顯,民族特色又不是特別的鮮明。它夾在西藏丶新疆丶甘肅丶寧夏之間,在世人眼中的分量,也變得不輕不重起來。這份尷尬延續到了寫作者身上,他們寫漢文化,比不過中原作家;他們寫藏文化,不具備讀者對西藏作家所持有的神秘向往;他們寫伊斯蘭文化,又不如寧夏作家筆下那般純粹。所以,我們省的作家著實不易,在這樣的尷尬中,他們艱難摸索,并始終保持一顆熱愛文學、熱愛青海、熱愛青海文化的初心。從這些年獲青海文學獎、青海青年文學獎的作家身上,我們很輕易就能感受到。同樣可以感受到的,是省文聯丶省作協鼓勵作家挖掘多元文化、多重價值的努力和態度。

第六屆青海青年文學獎獲得者、青海師范大學副教授劉大偉說:2013年秋,我的詩集《雪落林川》出版并獲第六屆“青海青年文學獎”。這對于一個默默行進于文學之路的年輕人來說,意義重大。這樣的獎掖與肯定無疑是一種對鄉土情懷的深情撫慰。我知道跟自己年齡相仿的許多年輕人懷著多彩的人生之夢,正在撤離鄉土,故鄉溫暖的顏色開始在我們的記憶里逐漸凋敝。為此,我一遍遍書寫鄉愁,借用文字回到故鄉,盡管這樣的方式顯得有些縹緲,然而能夠喚起同齡人的共鳴,畢竟是一件好事;能夠獲得評委會的青睞,也是一件幸事。因為這次獲獎,更多讀者認識了我,我的故鄉“林川”——這個一直被遺忘在時光角落里的偏遠鄉村,也開始頻頻出現于大小報刊和電視新聞,這也是讓我自豪的一件事。

青年文學獎帶給青年作家的精神引導和創作動力是巨大的。2011年,當我的故鄉摯友邢永貴、衣郎兩位作家獲得青年文學獎時,內心除了喜悅和羨慕外,更多的是一種難以言表的力量——我一定要好好寫,向他們看齊!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2013年,這份特殊的榮譽也降臨到了我的頭上。欣喜之余,我給自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今后更需好好寫了,一定要寫出精品力作!為此,我一直努力著,文友們也看到了我的成長,都說我現在的作品明顯優于過去,我想這也是青年文學獎的功勞。

青年文學獎最大的貢獻,是不斷扶持和發現了頗具創作潛力的年輕作家詩人,正是這些年輕人的不斷成長構成了青海文壇的創作盛景。從第一屆青年文學獎的獲得者梅卓、耿占坤、馬均、馬海軼、龍仁青、江洋才讓、馬非、韓文德到第二屆的曹建川、葛建忠、宋長玥、趙秋玲、扎西東主,再到之后的曹有云、畢艷君、邢永貴、張正、楊秀珍、衣郎、曹誰、王永昌、阿甲、劉大偉、馬玉珍、李元業、索南才讓、多杰才旦、陳勁松、拉青加、李卓瑪……我們可以看到一條清晰的青海作家成長之路是如何形成的。可以肯定,青海青年文學獎具有強大的“造血功能”,它將源源不斷地為青海文壇輸送優秀的創作人才。

首屆“野牦牛”藏語文學獎原創作品獎獲得者德本加是貴南縣的一名教師,一直從事藏語文學創作。他以《收獲來自扶掖》為題回顧了自己獲獎后的文學發展之路,吐露了自己對文學項目扶持的感激之情:

“我是一名基層作家,雖然離省城很遠,但我經常被青海省作家協會邀請參加各種會議和活動,感受到了這個團體給我本人的溫暖。作為青海文學創作發展規劃項目的收益者,我本人從2011年以來先后創作了《祖父和他心愛的小狗們》、《加洛和他的辮子》、《母狗德吉》、《老狗醉了》、《瘋狗》、《小狗黑熊》、《夢中的母狗》等狗系列中短篇小說,大多數作品發表在《民族文學》、《章恰爾》、《西藏文藝》等雜志上。我的短篇小說《人生歌謠》獲得了《民族文學》(漢文版)“2011年度獎”。漢翻版中短篇小說集《人生歌謠》于2012年4月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中篇小說集《無雪冬日》于2012年5月由民族出版社出版,同年獲得首屆青海省“野牦牛藏文文學獎”。長篇小說《衰》于2012年8月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專業著作《中小學生作文指導》于2013年4月由青海民族出版社出版。日譯版中短篇小說集《哈巴狗收養記》于2015年3月由東京外語大學出版社出版。短篇小說《遠離》于2012年9月獲得《達賽》文學獎-小說獎。2014年,我還榮獲了青海省第七屆文藝創作獎。2012年10月27日至28日,中央民族大學藏學研究院和“985工程”少數民族文學中心在北京召開了“藏族作家德本加小說研討會”,來自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文學》雜志社、中央民族大學、青海廣播電視臺、中國西藏網、旅游商報等研究機構、高校和媒體的藏、漢、滿、朝鮮、裕固、拉祜、錫伯、侗、瑤族等多民族專家學者及美國留學生參加研討會,圍繞本人的小說作品,結合文化系統和語境展開熱烈討論,從鄉土性、“超級故事”、新寫實理論視域、人文關懷、現代性憂慮、陌生化閱讀與跨文化交流等不同角度,以漢語和藏語從廣闊和深入的多層面剖,挖掘了我的小說及藏族母語文學的傳統和新興的獨異價值。2014年7月,經青海省作家協會推薦,本人參加了魯迅文學院第七屆少數民族文學培訓班;2014年,我獲得了中國作家協會“定點深入生活”項目扶持。”

文學期刊聯盟的兩個獎項,即優秀文學期刊獎和優秀編輯獎團結全省各家文學期刊,使相對封閉的各家期刊有了交流合作的平臺,其意義和價值為各基層文學期刊所看重。

海北州文聯《金銀灘文學》獲得2014年優秀文學期刊稱號,執行主編趙元文說:“我們深知這個獎勵不是證明我們多么優秀,而僅僅是一種表揚,它寄希望予全省文學期刊(副刊)共同打造青海文學高地、塑鑄青海文學精神的一種期望!青海是一片神圣的棲所,是一個多民族聚居、多元文化并存的神秘厚土。作為一名基層文學期刊的主編,我們將以這次獲獎為新的起點,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同志《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精神》,努力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堅持正確的辦刊方向,不斷提高自己的學養、涵養、修養,加強思想積累、知識儲備、文化修養,在編審過程中,繼續堅持自己“立足本土、面向域外,公平、公正、為質取文”的原則,認真嚴肅地考慮作品的社會效果,努力以高尚的職業操守,多編發反映人民大眾的審美追求,寓思想性、藝術性有機統一的優秀作品。把最好的精神食糧奉獻給廣大讀者。”

海西州文聯主辦的《瀚海潮》在2015年被評為優秀文學期刊,執行主編李占國在頒獎儀式上說:“我作為一名《瀚海潮》的老編輯,很榮幸參加這次頒獎會,我很高興,也非常激動。此時次刻,我想用一個詞來表達我的心情。 這個詞就是——感謝。感謝青海文學期刊(副刊)聯盟搭建這個平臺,它讓我們以文學的名義重逢在這塊精神高地,感謝各位評委把這么光榮的團體獎項評給《瀚海潮》。今后我們將一如既往地在期刊編輯工作中繼續努力,保持榮譽,更上一層樓。”

借助海南州文聯(作協)和浙江寧波市文聯(作協)結對子的有利契機,《海南文學》在與省外文學期刊交流中先行一步,成就斐然,主編孔占偉因此獲得了2015年優秀文學編輯獎。他說:

“為了使《海南文學》走出去,我們積極利用寧波的資源,將一些寧波名家的作品經常在我們的刊物上登載,將海南的優秀稿件推薦給寧波和浙江的刊物發表,起到了加強宣傳,增強交流,提高水平的目的。據不完全統計,我刊發表和推薦的有60多篇文學作品在寧波各市縣的刊物上亮相,《海南文學》刊出的小說、詩歌、散文被《小說選刊》全國報刊小說概覽、《詩刊》、《散文選刊》等多次選用發表。我們精心選編的作品既有名家大家的上乘之作,又有當地民間作家的草根情懷,深受海南州廣大讀者的好評,還經常有熱心的讀者打電話詢問下一期《海南文學》的發行時間,這一些都是對我們工作的莫大鼓舞和鞭策。

在省文聯、省作協、省期刊協會各位領導、各位老師的關心幫助下,在海南州委、州政府的正確領導和支持下,刊物更名改版 、提高質量、突出特色,極大地提升了《海南文學》的知名度和影響力,目前刊物已覆蓋海南州各級黨政機關、各鄉鎮、各學校,省內外120多個文聯單位、省內各大中院校和國內知名文學選刊以及寧波期刊聯盟成員交流贈閱。”

青海省作協副主席、化隆縣文聯主席李成虎獲得優秀編輯獎后的發言:““優秀編輯”獎是對我的肯定和贊揚。當然,這要感謝著名作家、省作協主席梅卓女士。是她以卓越的才能、天然的親和力、斐然的領導力,把像一盤如散沙“各自為政”的文學雜志,以“期刊聯盟”的形式,團結在一起。而且每年以“文學周”方式,在頒發這個獎項。她的意義在于,從此,所有這些基層文學雜志,從無序走上有序;從單個的自娛自樂,走上相互交流,共同發展;從低檔次、小規模,走向上檔次、大規模的發展之路。并通過客觀、公正、實事求是的評獎原則,評出“優秀期刊”、“優秀編輯”獎。這不僅僅是對基層文學雜志和文學人的一種鞭策和鼓勵,更重要的是,提升了青海文學陣地,繁榮了青海文學的發展。我作為梅主席所領導的作協班子的一員,又是基層縣級文聯主席及文學雜志的主編。從“雙重身份”,深深地體會到我故鄉的一句鄉土俚語:“一個家里一個人,一個廟里一個神。”梅主席和省作協為繁榮和發展青海文學的“良苦用心”,其決策是高屋建瓴的,其付出是非比尋常的,其成果是有目共睹的,其意義是非常深遠的。”

?
快乐十分加减乘除618